电改五年,发电企业和电网企业哪方对降电价贡献最大?
发布者:lzx | 来源:电力法律观察 | 0评论 | 625查看 | 2020-01-10 09:23:14    

电改了,电价降了。


但问题也来了:电价下降,到底是谁的贡献大?又是谁在拖降价的后腿?


笔者从国家能源局官网上找来了2014年和2018年的电价监管报告。之所以选择2014年的报告,是因为本轮电改是从2015年正式启动的,将2014年的数据作为参照与改革之后的2018年的数据对比,更能够说明电改的成效。


闲话少说,赶紧来看看数据,对比一下大家对降电价的贡献吧!


一、电价确实降了


(一)平均销售电价下降情况


虽然有人说感觉还不太明显,但电价确实下降了,电网企业平均销售电价(含税)的对比能够清楚地说明这一点。


电网企业平均销售电价(含税),2014年为647.05元/千千瓦时,2018年为599.31元/千千瓦时,下降7.38%。


其中,内蒙古电力公司下降最多,达11.32%;南方电网下降11.07%,国家电网下降6.25%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内蒙古电力公司的价格是最低的:2014年比国家电网低38.38%,2018年比国家电网低41.70%。这意味着,5年电改下来,差价不仅没有缩小,反而进一步拉大了。


1.png

表一:电网企业平均销售电价(含税)单位:元/千千瓦时


(二)分类销售电价下降情况


从分类销售电价看,与2014年相比,2018年的一般工商业及其他用电平均电价下降15.2%,大工业用电平均电价下降9.85%,居民用电类别平均电价(到户价)下降4.37%。


2.png

表二:分类销售电价 单位:元/千千瓦时


二、发电企业对于降电价的贡献


(一)发电企业综合厂用电率下降情况


全国发电企业平均综合厂用电率,2014年5.94%(由2015年报告中的“2015年为5.90%,同比下降0.6%”的数据反推得知),2018年为5.52%,下降7.07%。


其中,燃煤发电企业平均综合厂用电率下降4.15%;水力发电企业平均综合厂用电率下降31.16%;太阳能发电平均综合厂用电率下降78.93%;风力发电企业平均综合厂用电率增长0.40%。


3.png

表三:发电企业平均综合厂用电率 单位:%


(二)发电企业平均上网电价(含税)下降情况


厂用电率下降对于电价的影响有限,上网电价才是大头儿。


笔者统计后发现,全国发电企业平均上网电价2014年为398.65元/千千瓦时(由2015年报告中的“全国发电企业平均上网电价为388.25元/千千瓦时,同比下降2.61%”反推得知),2018年为373.87元/千千瓦时,下降6.22%。


其中,全国燃煤机组平均上网电价下降11.52%;水电机组平均上网电价下降8.37%;风电机组平均上网电价下降7.53%;太阳能发电平均上网电价下降20.08%。


4.png

表四:平均上网电价(含税) 单位:元/千千瓦时


三、电网企业对于降电价的贡献


(一)电网企业线损率下降情况


电网企业平均线损率,2014年为6.20%,2018年为6.03%,降低了0.17个百分点,平均下降2.74%。


令笔者感到惊奇的是:


三大电网中,线损率下降幅度最大的是内蒙古电力公司,下降了47.32%;


同时,内蒙电力的线损率比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低63.37%!


5.png

表五:电网企业线损率 单位:%,个百分点


(二)电网企业购销差价(不含税)下降情况


购销差价是电网企业最主要的收入来源,也是对于降电价贡献最直观的体现。


笔者统计之后发现:


1、电网企业平均购销差价(不含税、含线损),2014年为208.11元/千千瓦时,2018年为205.41元/千千瓦时,下降1.3%。其中,南方电网下降14.11%;国家电网上升1.05%;内蒙电力公司上升0.1%,基本保持持平。


2、扣除线损,电网企业平均购销差价2014年为185.32元/千千瓦时,2018年为185.35元/千千瓦时,增长0.02%。其中,南方电网下降13.47%;国家电网上升2.32%;内蒙古电力上升8.96%。


不过,即使在内蒙古电力公司上升了8.96%的情况下,其购销差价仍然远远低于两大电网公司,只有国家电网购销均价的52.04%,南方电网购销均价的57.85%。


3、三家电网公司相比,南方电网公司的进步最明显。其中,2014年,南方电网的购销差价是三家电网中最高的;2018年,国家电网的购销差价是三家中最高的,南方电网因降幅明显而“屈居”第二。


6.png

表六:电网企业平均购销差价 单位:元/千千瓦时


四、政府性基金及附加(含税)对于降电价的贡献


为了降电价,政府自身也在“割肉”。


笔者统计后发现,随销售电价征收的政府性基金及附加,2014年全国平均水平为38.96元/千千瓦时,2018年为29.67元/千千瓦时(电网企业省内售电量口径平均值),下降23.84%。


2014年,主要有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、农网还贷资金、水库移民后期扶持资金、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、城市公用事业附加5种;2018年,城市公用事业附加不再征收,政府性基金及附加主要有4种,即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发展基金、农网还贷资金、水库移民后期扶持资金、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。


五、小结


自新一轮电改启动以来,笔者发现,政府、发电、电网都在为了降电价而努力。从前述数据对比来看:


1、政府发挥了主导作用,不仅仅是推动电力体制改革,而且通过减费降税、主动“割肉”,体现了主动作为、主动担当。


2、电网企业的贡献非常有限,亟需更加努力。或许上述数据不足以全面反映电网企业的贡献,但三家电网企业相比,南方电网的努力值得肯定;内蒙古电力公司的低价令人赞叹;反倒是国家电网公司,作为“老大哥”没有体现出应有的带头作用,需要好好反思,努力改进。


3、发电企业充当了降电价的主力军。降电价的军功章,应该首先发给发电企业。在这里,笔者要为发电企业点一个大大的赞。

最新评论
0人参与
马上参与